快捷搜索:

中国指挥家首次登上《留声机》封面,古典音乐的未来在东方

摘要:当世界放眼东方。

鲜艳的五星红旗和中国指挥家余隆的面孔,构成了最新一期英国古典音乐杂志《留声机》的醒目封面。封面上赫然几个大字,“China& Classic Music(中国与古典音乐)”。

创刊于1923年的《留声机》杂志,见证并推动了世界唱片工业发展的整个进程,每年一度的“留声机大奖”更是全世界古典乐坛的盛事。这本世界闻名的权威古典音乐杂志,为何聚焦中国?为何选择余隆作为第一位登上封面的中国指挥家?

最新一期《留声机》杂志封面

为什么是中国?

“人们一直说古典音乐的未来在中国。西方放眼东方,会给全球音乐版图及我们所听的音乐带来何种影响?”安德鲁·海格的调查报道《Looking Eastward(放眼东方)》占据了《留声机》杂志6页的篇幅,在文章的开篇,他如此提问。

带着这个问题,今年1月,他来到上海和广州两地,对古典音乐在中国的发展进行了实地调查。人们常说,中国是古典音乐的新军,代表着未来而不是过去。让安德鲁吃惊的是,上海交响乐团今年已经140岁了,历史比英美大部分乐团都要悠久。

让他感到惊叹的还有很多:比如矶崎新和丰田泰久联合设计的时髦的上交音乐厅,比如上海交响乐团高水平的音乐会,比如“00后”观众对古典音乐的痴迷。“当音乐界才刚刚不再把中国音乐家的现象级崛起归功于让人瞠目结舌的炫技,中国又一次让我们自乱阵脚。”他写道。

安德鲁·海格提及去年10月,全球最富盛名的古典音乐厂牌DG唱片将其120周年庆典的开幕音乐会,放在了北京而非柏林。这场音乐会的主角就是余隆执棒的上海交响乐团。在紫禁城内,太庙之前,这支乐团携手小提琴家马里·萨穆埃尔森、钢琴家丹尼尔·特里福诺夫、女高音阿依达·加里芙琳娜等,向世界传递中国的声音。

去年6月,DG唱片与上海交响乐团签约,双方约定在2019年至2021年未来三年内,每年由DG在全球范围内发行一张唱片,并由余隆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奏。DG唱片为何与上交签约?一方面,是对上交实力的肯定。DG总裁克莱门斯·特劳特曼形容自己曾在瑞士琉森音乐节听见上交的表演“具有难以置信高水准”。另一方面,是DG对中国古典音乐市场的看重。“中国目前是全球录音产业的十大市场之一,而且,年轻人的兴趣加之移动技术的普及都意味着更大的增长空间。”

今年6月,上海交响乐团首张由DG全球发行的唱片就将正式出版,其中将充分凸显中西方音乐对话的主题,不仅包括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舞曲》,还将收录中国作曲家陈其钢的《五行》和《悲喜同源》。这将是中国古典音乐里程碑式的一步。

为什么是余隆?

在安德鲁·海格的调查走访过程中,“余隆”是一个怎么也绕不开的名字。他是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创始人,是上海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和广州交响乐团的总监,他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中国古典音乐的版图。

DG总裁特劳特曼称,余隆不仅仅是一位指挥家,更是像卡拉扬和伯恩斯坦这样的“文化企业家”,“他是一位不管是给中国本土还是国际社会都带来巨大文化变革的指挥家。”而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则在采访中说:“大部分人都有所保留,但余隆想什么说什么,人们听得进去。他很清楚中国需要什么,他便给到什么。这是他的工作方式。”

安德鲁·海格还特意走访了余隆担任院长的上海乐队学院,以及余隆发起的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中国现如今约有80支交响乐团,不少乐团都在一边挣扎着物色演奏员,一边寻求生存空间。而上海乐队学院,正在汇集世界著名交响乐团一流的师资力量,培养中国交响乐的未来,为各地的交响乐团输送新鲜血液。而在第三届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请来了马友友等顶尖艺术家助阵,为热爱音乐的额中国年轻人打开国际视野,培育属于自己的声音。

安德鲁·梅洛发现,上海乐队学院和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的某些课程即使在西方也很少见,比如即兴、自由演奏、与民族音乐的对话。余隆相信,中国古典音乐的未来,应该寄托在这些青少年身上。他在采访中说:“我们种下种子,未来会收获到思想、概念和关系。青出于蓝胜于蓝。”

“我们很快就能耳闻来自中国的声音,感受中国的尊严。”安德鲁写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